結束驛站之旅,前往巴姆古城的路上,只有[荒涼]兩個字可以比喻,觸目所及,除了荒涼還是荒涼。
    當我們抵達巴姆城,進入城區眼前所見,是紊亂的交通,六線道的馬路上車水馬龍、司機開車如同電影[計程車終極殺陣]般的飆車,視交通規則如無物,橫衝直撞,令人捏把冷汗。
 
     震殤後新蓋的學校,融合在地元素。
愛心匯聚  協助新建 
 
    在車上看到這樣的情景,心情不禁為之一沉。導遊提到巴姆古城在2003年曾發生地震崩毀的慘重災情,舉世震驚! 各國基於人道精神,撇開伊朗核武議題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紛紛投入救援行動。就連美國,也伸出援手,提供醫療、物資和救災人員。可是,雖然美國釋出善意,卻是要藉著救援行動,以換取伊朗同意核子設備接受西方國家有限度的監控,一種有條件的救助。
 
    地震發生後,有來自60個國家醫療團隊和救護專家陸續趕到巴姆從事人道救援。當中還包括來自在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的慈濟志工,除了投入救災,
後續也參與學校的重
 
    我不禁臨機一動,問問是否可以去參觀慈濟新建的學校? 團員中有人有異議回答說:[我們要趕去巴姆古城?]
    但我還是不放棄的問說:[學校在古城附近嗎?]導遊回答:[就在順路的路邊而已。]
    最後在大家同意之下,我們來到慈濟興建的學校門口。                             
   異鄉倍感親切的兩個中文字。
                                                                                      
 
    慈濟共認養了五間學校,是由菲律賓籍和伊朗當地工程師,組成的建築團隊。他們在每所毀壞的校地上,勾繪出建築設計圖上的想像空間,具體實現建設出五所煥然一新的學校。
 
    可惜的是適逢齋戒日第二天,大門深鎖,不得其門而入,無法深入參觀
校園,了解學校設備,只能望門興嘆,感到略有一絲絲的遺憾。
 
    不過,在異域的伊朗看見[慈濟]兩個中文字,倍感親切,讓伊斯蘭國家和遙遠的台灣,產生一種溫馨的連結。
 
    我們的領隊黃丁盛也開心地說:[我們這幾天備受當地人的歡迎,都是沾了慈濟的光。]                                             
  
絕望中的新生
 
    離開市區之後,經過15分鐘,我們就到達巴姆古城,一看見古城,讓我的心情豁然開朗起來,終於來到百聞不如一見的千年古城面前。
 
   遠眺有著[沙漠中翡翠]的巴姆古城。

    在荒沙旱丘之中,巴姆古城像是一座用沙雕堆砌而成的真實城堡,而它早被評為世界最大的土坯建築群,建築物都用黏土、稻草、棕櫚樹幹為材料的黏土磚蓋成。
 
    巴姆古城,已經有2500年悠久的歷史,在2004年列入聯合國世界文明遺產的重要景點,有著[沙漠中翡翠]的稱號。
    古城舊時為絲路重鎮,也是歐亞文明交會之域,古城的興建歷史可追朔
到安息王朝(Parthian Empire),但是大部分的古建築和城堡,卻是在後來的薩非王朝(Safavid)時完成的,當時人口13000多人。
                                          
    這座歷史悠久的古城,卻在1722年和1810年先後遭受到阿富汗人、希拉茨人侵略,經過這兩次的入侵,巴姆城雖然損毀但不嚴重,而城民卻如同驚弓之鳥,避到南郊另建新城區,古城淪為廢城。一直到20世紀,一度有軍隊常駐,到了1932年再度荒廢,乏人問津,一場地震,才又喚醒人類對古城的記憶和重視。
                                     
    為我們介紹巴姆古城的導遊是Amir,看到我們來自台灣,他難掩興奮之情,可是提到當時的地震,20多歲的他還是餘悸猶存。那是清晨五點,天還未亮,老百姓都還躲在被窩中熟睡。突然間,天搖地動,以土磚建成的樓房,如積木般崩塌,瞬間夷為廢墟,整座城市煙塵瀰漫,哀鴻遍野,死亡人數估計至少高達26271人,受傷的有30000人,75000人無家可歸。
 
 世人對巴姆的記憶,因為一場地震才又被喚起。  

    Amir 被困在崩塌的瓦礫堆中六、七天! 事後許多人把慘重傷亡的責任歸咎于以傳統建築材料(稻草、泥磚和棕櫚樹樹幹混合)修建的房子經不起考驗。實際上,經國內外專家學者調查發現,死者有68%是被後來都市發展興建的鋼筋水泥建築屋頂與牆柱崩垮下來給埋葬或壓死的,真正死于土磚房的人只有32%。
    當Amir幸運地被救出之後,他決定專攻考古學,立志當導遊、解說員,以介紹波斯古文明為己任。

    樂得清閒的Saki和Amir。
    可是,當他熱切地想為我們介紹土坯建築的歷史時,大家一見壯觀雄偉的古城,各作鳥獸散,紛紛拍照去。Amir的長才無所發揮。
                                                                                         
再現沙漠中的翡翠


 假日寥寥無幾的訪客。
    從原本看見巴姆城車水馬龍的一面因而心情低落,到看到慈濟援建的學校而深受感動,再一睹充滿傳統伊朗建築風格的巴姆古城,心情如同倒吃甘蔗般,感到漸入佳境。我們在巴姆古城待了三個小時,看到資料上說每年有10萬人前來古城參觀,但是實際上我們看到的觀光客卻不到10位,可見伊朗的觀光事業還有待宣傳和理解。
 
    巴姆古城的保留,讓我想到匈牙利的布達佩斯,分成了左右兩岸,一邊叫布達(Buda)、一邊叫佩斯(Pest),布達是古城、佩斯則朝向現代化發展,這兩個地方就像雙胞胎一樣流著同樣血脈,卻又擁有不同的風貌和性情。                        
                                                   
    巴姆千年古城的重建,還在進行中,顯現世人對古城遺跡的重視,這不禁讓我想到毛澤東曾經在死前後悔的兩件事,一件是改了國號,第二件事是沒有保留有著古文化的老北京,將東西南北城門都毀掉,讓原本具有深刻內涵的歷史文化,就如此輕易地被人類的無知而摧毀。

 
    所幸,巴姆古城仍能重建,修復的速度雖然不快,但總持續在進行當中。這座[沙漠中的翡翠],雖然幾千年來歷經了許多的天災人禍,但是我們卻一再看見他如同浴火鳳凰般,一次次的重生,展現出不死鳥的精神,正如古老的波斯名言[天空越暗的時候,你越能看到星晨]。我相信,下次再見到巴姆時,脫胎換骨的古城夜晚,一定是繁星滿天,燦爛爭輝。



      ** 本會有數十萬張世界各地風土民情、自然景觀、飛禽走獸照片,供公益機構免費使用,歡迎來電洽詢。

亚洲一级黄片 视频